中国投资研究网

用户名:

密 码:

010-80782106 15611620612

可行性研究报告

规划观点

更多>>

“新经济”时代所引发的思路与理念

2011-12-30 10:29:10 来源:中国投资研究网 【字体: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更多

核心提示:传统的经济学,历来都十分重视国际间的经济交往问题。18世纪初,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奠基人亚当˙斯密提出了比较完善的自由贸易理论。他反对“重商主义”的观点,主张用市场价格机制这只“看不见的手”自行调节经济活力。亚当˙斯密的这一理论,被称作“绝对成本理论”。斯密的这一理论,说明各据一方优势的两国之间,进行国际分工,各自输出自己的成本优势产品,换取它方的优势(自己是劣势)产品,就可以达到双方互利的目的。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优势互补”理念。


关键词: 新经济 时代 思路

      国际间的经济合作与交流,一般采用国际贸易和经济互补的方式。

  传统的经济学,历来都十分重视国际间的经济交往问题。18世纪初,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奠基人亚当˙斯密提出了比较完善的自由贸易理论。他反对“重商主义”的观点,主张用市场价格机制这只“看不见的手”自行调节经济活力。亚当˙斯密的这一理论,被称作“绝对成本理论”。斯密的这一理论,说明各据一方优势的两国之间,进行国际分工,各自输出自己的成本优势产品,换取它方的优势(自己是劣势)产品,就可以达到双方互利的目的。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优势互补”理念。

  但是,如果一方(如发展中国家)不具备任何的优势,那么,进行这种经济合作和交往是否会有利呢?大卫˙李嘉图进一步发展了斯密的自由贸易理论,他提出了“比较成本理论”。李嘉图认为:在资本和劳动力在国际间不能自由移动的前提下,按“比较成本”学说原理进行国际分工,可使各国资源、劳动配置合理、增加生产总额。李嘉图的“比较成本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关贸总协定”所倡导的开放贸易体制最重要的理论基础。比较成本说表明:劳动生产率低的国家,在竞争中不仅不会被淘汰,反而可能获得利益——比较成本说使得传统的“价值规律”作用发生了变化,劣势国家不是被市场“优胜劣汰”,而是可以“互惠互利”。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互惠互利”理念。

  1933年,有三部国际贸易理论名著:俄林的《区际贸易与国际贸易论》、哈伯勒的《国际贸易论》、哈罗德的《国际经济学》同时问世,它们猛烈地冲击了李嘉图比较成本理论学说的统治地位。其中影响最大的,是赫克歇尔—俄林的“生产要素禀赋比例论”。赫—俄用“生产要素”去替代李嘉图的“比较成本”因素。赫克歇尔认为:只有两国所拥有的生产要素数量不同,而且两国在不同产品生产过程中所使用的要素比例不同,两国才可能发生贸易的往来和经济合作。俄林把两地商品的移动理解为是生产要素的移动,也就是将生产要素的移动代替商品移动的本质,他并且认为,区际间的贸易交流,最终将使两地生产要素价格趋于均等化。

  20世纪50年代,一些经济学家把古典的比较成本理论加入了一些现代的概念,特别是将一贯作为理论基础的劳动成本,改用要素价格予以替代,形成了现代的“比较利益理论”—— 而不再称作“比较成本说”。

  从理论上说,国际经济交往和贸易往来带给各国的好处,可以分作“国际贸易静态利益”和“国际贸易动态利益”两类。即:

  国际贸易静态利益——指贸易双方所获得的直接的经济利益;

  国际贸易动态利益——指贸易双方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所产生的各种影响。

  综上所述,“国际分工论”是国际经济交往和贸易往来的传统性理论,它来自于亚当˙斯密的“劳动分工”理论。斯密认为国际分工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增进社会财富,使双方均能获得利益。斯密的“绝对成本论”、李嘉图的“比较成本论”、俄林的“生产要素禀赋比例论”,以及后来的“比较利益论”,是“国际分工论”的重要理论根据。“国际分工论”在传统经济学和国际经济交往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光辉印记。

  在上述理论中,我们还要弄清一个概念,即国际贸易意味着的是一种“不平等的交换”。因为商品的价格不是按各自国的“物化劳动量”来计算的,而是要按国际的价格——“国际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进行计算,并以此来进行“等价交换”,故交易双方换得的物化劳动量是不相等的。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各国的劳动生产率有差异,故国际贸易间的竞争,也可看成是各国劳动生产率之间的竞争。故以上的这种“等价交换”,实际上是个“不等量劳动间的交换”,在对贸易双方利益分配上,双方是不平等的。在这里,又要弄清两个概念,即“互利”和“等价交换”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国际贸易虽然是“不平等交换”,但同样会获利。同时,还要弄清一个概念,即国际贸易中进出口价格的不平等,并不就意味着贸易收支的逆差。

  由于以上种种原因,特别是在“国际贸易动态利益”的考量上,经济往来和国际贸易虽然能最终导致国内生产要素的积极变化,但在过程中,会引起对本国幼稚产业和民族工业的冲击、失业、自然生产力流失、污染、贫富矛盾加剧等社会和经济问题。故在经济和贸易交往过程中,出现了“贸易保护主义”这种反向倾向。首先提出的是美国贸易保护政策的先驱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他强调要用关税保护政策保护本国的幼稚产业。贸易保护理论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是德国的F˙李斯特,他的理论成为很多发展中国家寻求贸易保护的理论武器,并且是“关贸总协定” 中发展中国家缔约方保护国内工业的最有力的理论依据。李斯特认为,发展一国的生产力是远比要通过比较优势获得贸易利益更为重要的考量点,“财富的生产力比之财富本身,不知要重要多少倍”。他认为,“关税是建立与保护工业的重要手段”,但保护的目的在于其生产力的提高,而不是去阻碍生产力的发展。我们应该正确理解李斯特保护贸易的核心思想,他与“贸易壁垒”和“经济民族主义”的观点是不同的,要一分为二地看待李斯特的贸易保护理论。

  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出,“自由贸易”和“保护贸易”,是“对外贸易”和“经济交往”中的两种基本政策形式。

  自由贸易和贸易保护政策,是相互交替进行的,但随着经济发展的广度和深度,每一次交替又使经济交往和贸易往来发展到一个更高的新阶段,呈“螺旋上升”状。

  传统的经济往来和国际贸易,其理论都是建立在“国际分工”的理论基础上。这些理论提出的一个共同的前提条件或假设条件,是“生产要素不能流动或流动效率不高”。

  20世纪90年代中期,由于电子信息和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出现了“新经济”时代和“网络经济”时代。“新经济时代”,使国际合作理念发生了两大变化:

  (1)使资本、资源、劳动力、技术等生产要素流动了起来;

  (2)使经济合作模式由“零和博弈”向“正和博弈”转化,即双方不仅是“相互竞争”的关系,而是“竞争加合作”的关系

  “新经济”或“网络经济”,孕育着一种全新的基本经济形态的产生:

  新经济=信息化+经济全球化

  传统的“区域化经济”是以地区性或国家为基点,去发挥本地资源优势,资源和生产要素不流动或流动效率不高,实行的是“国际分工”的原则。而新经济中的“经济全球化”,打破了上述地域的界限,也打破了传统的国际分工理论,它运用经济全球化的“一体化”理念,通过全球信息化的促进作用,重新合理调配社会资源和生产要素,使资本、资源、技术、劳动力、信息、知识等在全球流动起来,从而突破了传统的“国际分工”理论,转向“经济一体化”的全新的经济互动格局的理念上。

  这是一种新的思想和新的理念。

  以上的这些特点,再鉴于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全球化这两个“基础平台”的双重促进作用,推动了全球的资源配置和要素的流动。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科技进步、生产增长、流通的扩大、国际资本的加速流动、跨国企业的兴起、各国经济政策的协调、世界经济贸易依存度的提高,国际上正在逐步实现各种生产要素在多国范围内的优化配置。当今,已不是传统地用本国自然禀赋优势的产品去换取它国自然禀赋优势的产品,而是直接跨洋过海,将自己的资本、技术和管理优势直接融入到它国的自然禀赋优势因素中,直接进行要素的优化配置,共同生产和经营,以最低的生产成本和获取最大的市场占有率。其着眼点是“全球化的资源”和“世界性的市场”。

  在生产日益社会化的今日,“生产社会化”出现三大特点:

  1. 生产资料的社会化:共同使用生产资料来进行生产。

  2. 劳动过程的社会化:社会的分工协作日益扩大,经济联系日益紧密不可分。

  3. 劳动成果的社会化:劳动产品是社会协作,甚至是国际协作的产物。

  以上,其“国际分工论”和“一体化经济”理论研究的“分水岭”,或两种理论假设条件的区别和差异点,就在“生产要素的是否流动”上。

  学者们用“发展红利”的概念来解释“一元化经济”的益处。所谓“发展红利”,是指一个区域、一个国家,乃至全球,由于创新和改革,使之促成产业结构、人力结构、营销结构、空间结构、网络结构的趋优调整,致使区域或全球的发展,在等级、有序、互补、高效的整合中,所能获取的额外的收益和潜在的收益的总和,即,区域或全球整合之后,所带来的发展潜力与整合前的能力之差,即称为“发展红利”。

  研究结果及事实都表明:当经济主体从一个优级平台向一个高级平台整合时,由于生产力要素组合的趋好、资源配置的优化、专业化分工的趋强、发展成本的趋低,将使“发展红利”的获取呈“非线性”增长。

  如:从地级经济规模向省级积极规模调整合时,发展红利将在原有基础上平均提高10倍。

  从省级规模向跨省规模整合时,发展红利将在原有基础上平均提高100倍。

  以上的归路告诉我们:长期以来人类一直追求的“全球经济一体化”的经济发展格局,其目的和效果,是为了获取发展红利的最大化。

  发展红利的大小,主要反映在以下七类优化程度的综合性效果上。他们是:

  (1)区域或全球整合的规模和程度;

  (2)生产力要素的优化程度;

  (3)生产链布局的合理程度;

  (4)发展成本的降低程度;

  (5)城乡的协调程度;

  (6)基础设施的共建与共享程度;

  (7)区域或全球经济一体化的程度。

  由于从国际分工到经济一体化,这种新的经济形态从理论到形成机制和实施上有个逐步演变、形成的过程,故当前对经济一体化的称呼,通常称为“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区域性经济”,还是一种“混合型”的渐进过程,但其战略思路,都是建立在生产要素全球或区域性可以流动的基础上。

  2010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开始运营,区域内九成以上的商品贸易实现了零关税,大大有益于各国经济的发展;继“清迈多边化协议”3月底正式生效后,5月份“10+3”各方又进一步就区域性经济和金融运行监测机构所有要素达成一致。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将不仅成为继“欧盟”、“北美自贸区”之后的“世界未来第三大经济体”,而且将成为拥有消费者最多、覆盖面积最大的自由贸易和经济合作区。必将为东盟区域各国和中国带来更大的商机和发展前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