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研究网

用户名:

密 码:

010-80782106 15611620612

可行性研究报告

投资热点

更多>>

医疗体制改革促医药产业变革

2012-04-17 11:49:05 来源:中国投资研究网 【字体: 【收藏本页】【打印】【关闭】

更多

核心提示:从《“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以下简称《规划》)中不难看出,国家在‘十二五’期间将继续加大对新医改的投入。这就意味整个医药卫生事业的蛋糕将越做越大。


关键词: 医疗 体制改革

  从《“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以下简称《规划》)中不难看出,国家在‘十二五’期间将继续加大对新医改的投入。这就意味整个医药卫生事业的蛋糕将越做越大。

  《规划》明确指出,对于“十二五”期间的医改工作要“加大政府投入”,要求地方各级政府要切实落实“政府卫生投入增长幅度高于经常性财政支出增长幅度,政府卫生投入占经常性财政支出的比重逐步提高”的要求,“‘十二五’期间政府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投入力度和强度要高于2009年~2011年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投入。基本医保政府补助标准和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标准要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提高相应提高”。据财政部官员此前透露,2009年~2011年,全国财政医疗卫生实际投入高达15000多亿元。

  “任何改革都需要财政予以支持。《规划》中多处表现出政府将继续加大医改投入,说明政府将进一步承担起改善百姓看病就医环境、提高百姓医疗保障水平的责任。”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说。

  《规划》表示,到2015年,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政府补助标准提高到每人每年360元以上;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支付比例均达到75%左右;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门诊统筹覆盖所有统筹地区,支付比例提高到50%以上。

  “今年城镇居民和新农合政府补助标准是每人每年240元,从240元到360元,其增长幅度达到50%,远远超过我国财政收入增长速度———政府还将提高百姓门诊费用和住院费用报销比例,这些都是建立在国家加大投入的基础上。正是有了这样的基础,才使得百姓更多享受到新医改带来的福利。”于明德强调。

  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也表示,医药产业将直接受益于国家对医改投入的增加。医改蛋糕做大,必然将带来医药市场进一步扩容。“360元不过是到2015年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政府补助的最低标准,在经济发达地区,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政府补助标准要远超于此。老百姓手中钱多了,看病就医的积极性会进一步提高,更何况政府的投入还将带动百姓自身的投入。”

  基本药物制度进一步完善

  “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是新医改在“十二五”期间主要任务之一,这一内容也与医药行业直接相关。业内人士认为,《规划》对基本药物制度的诸多表述将极大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规划》明确提出,在坚持基本药物以省为单位网上集中采购,落实招采合一、量价挂钩、双信封制、集中支付、全程监控等采购政策的同时,也要“坚持质量优先、价格合理,进一步完善基本药物质量评价标准和评标办法,既要降低虚高的药价也要避免低价恶性竞争,确保基本药物安全有效、供应及时”。

  “《规划》强调基本药物招标坚持‘质量优先、价格合理’原则,且要求进一步完善基本药物质量评价标准和评标办法,无疑是对此前基本药物招标制度的进一步完善。《规划》同时强调基本药物招标要‘避免低价恶性竞争’,显然是听取了业界的呼声。”于明德评点道。

  此外,对于《规划》提出“对已达到国际水平的仿制药,在定价、招标采购方面给予支持,激励企业提高基本药物质量”,业界也给予了高度评价。

  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我国共有31家制药企业通过欧美日以及WHO的质量认证体系。让中国生产的制剂“走出去”,不仅是制药行业的梦想,也是政府积极倡导的方向。但是在基本药物招标中,如何体现鼓励企业“走出去”,一直是个问号。

  “《规划》这一提法是鼓励制药企业‘走出去’最为关键的措施,也是对这些企业莫大的支持。有了这样的政策倾斜,制药企业才会有动力、有信心进一步提高产品质量。”于明德称。华中一家上市公司高管也表示,此举将极大推动医药行业转型升级。

  郭凡礼认为,《规划》中诸如基本药物目录的调整、招标采购机制的改变以及政府对“走出去”企业的激励,都将对整个医药行业的健康发展起到积极推动作用。“这也意味着老百姓使用的将不再单是价格低廉的药品,而是性价比高、质量更为安全的药品。”

  《规划》指出,“到2015年,力争全国百强制药企业和药品批发企业销售额分别占行业总额的50%和85%以上”,以及到“十二五”期末,“实现仿制药中基本药物和临床常用药品质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于明德认为,这对医药产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公立医院改革引入市场机制

  公立医院改革是新医改的重点也是难点。《规划》用了较多篇幅来阐述“十二五”期间政府积极推进公立医院的改革。

  “在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过程中,《规划》多处表述体现出用市场机制解决问题的倾向。如《规划》指出‘逐步实现由医保经办机构与公立医院通过谈判方式确定服务范围、支付方式、支付标准和服务质量要求’等。”于明德指出,“谈判”实际上就是一种市场机制,由医保经办机构与公立医院通过谈判来确定服务范围、支付方式、支付标准和服务质量要求,将有效地约束公立医院的医疗行为,从而推动公立医院改革。

  郭凡礼也表示,《规划》明确提出“放宽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准入”,鼓励有实力的企业、慈善机构、基金会、商业保险机构等社会力量以及境外投资者举办医疗机构,鼓励具有资质的人员包括港、澳、台地区依法开办私人诊所,要“进一步改善执业环境,落实价格、税收、医保定点、土地、重点学科建设、职称评定等方面政策,对各类社会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给予优先支持”,包括“原则上不再扩大公立医院规模”等,都将使社会办医进入发展快车道。

  “《规划》指出,2015年,非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和服务量达到总量的20%左右。这其实是个保守目标。随着社会办医的进一步发展,以及公立医院规模的不再扩张,到2015年,我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和服务量有可能达到总量30%乃至更多。”郭凡礼说。

  《规划》还强调,要扭转公立医院逐利行为,以破除“以药补医”为关键环节,推进医药分开。有分析人士指出,公立医院改革实际上是一个体制性问题,真正实现医药分开很难,但是《规划》让我们看到公立医院改革的希望。

  在管办分开方面,《规划》指出,要强化卫生行政部门规划、准入、监管等全行业管理职能。研究探索采取设立专门管理机构等多种形式确定政府办医机构,由其履行政府举办公立医院的职能,负责公立医院的资产管理、财务监管,绩效考核和医院主要负责人的任用。于明德指出,经营权和所有权分开是管办分开的精髓。经营权是管,所有权是办。具体到公立医院改革而言,“负责公立医院的资产管理、财务监管、绩效考核和医院主要负责人的任用”应该是管理职能,而非“履行政府举办公立医院的职能”。


相关资讯